魏文峰:跟有毒的包書皮死磕

 時間:2016-10-21 19:14:25來源:中國慈善家

\

魏文峰:“老爸實驗室”(Daddy Lab)創始人

看到女兒又用上了有毒的包書皮,魏文峰蹙緊了眉頭。

他決定改變方法,搞出一場比較大的事情。“得讓他們理我。”他說。

2015年3月,柴靜的《穹頂之下》正火,魏文峰覺得這個形式很好,于是找來一個導演,將自己搞檢測的事情拍攝成了紀錄片—《孩子課本用的包書皮有毒么》。同年8月25日,他將這部紀錄片連同檢測報告編輯成文章發布在了微信上。

當日,這篇文章的瀏覽次數即突破10萬。之后幾天里,電視臺記者們扛著攝像機排著隊在魏文峰的辦公室等待采訪。

他的目的達到了。一年前的春天,女兒用的塑料包書皮發出的刺鼻氣味讓魏文峰瞬間敏感起來,他跑了很多家文具店,都沒有找到滿意的包書皮。有著17年產品安全檢測和化學毒理評估經驗的他將包書皮送去實驗室,檢測發現了大量的鄰苯二甲酸酯和多環芳烴這兩種化學物質。前者具生殖毒性,后者是強致癌物。

想到全國有那么多孩子都在被有毒物質侵害,魏文峰覺得自己應該站出來做點事情。

他發微博、打電話,將問題反映給杭州市教育局、質量安全監督局等有關部門,“基本上都是被‘踢皮球’,說這個事情不歸他們管。”同文具廠商溝通,對方堅稱自己的產品符合“國家標準”,拒絕了魏文峰提出的用歐盟標準檢測的建議。

自詡“憤青”的魏文峰覺得惱火,干脆自籌資金組建團隊—“老爸評測”,決定跟這有毒的包書皮死磕,“我當時沒想太多,就想讓社會重視包書皮有毒的問題。”

“魏老爸”的名頭自此打響。很多家長紛紛留言表達對他的感激和支持,“現在太需要您這樣認真、較勁兒的人”、“作為家長,感謝您不僅有所察、有所感、并且有所行動”。了解到魏文峰是自費做這件事,有的家長直接50塊、100塊地轉賬支持,有人甚至一次性捐了2000塊。

此前,魏文峰年薪百萬,管理著百十號人,從來沒有得到過這么多陌生人的支持和信任。“當初我下決心開始做檢測、做公益,說白了就是玩票,一個有錢的小老板搞一搞,社會上像我這樣的人多了去了。”他說,“但是這件事帶來的力量,直接打動了我的內心,讓我知道了人生的意義不只是當老板賺多少錢。”

隨后,鉛筆、橡皮、粘土、書包……孩子書桌上的文具被一件件送到“老爸評測”。檢測報告發布出來,家長們才發現,原來孩子們身邊的有毒產品那么多。他們紛紛在后臺咨詢:檢測合格的產品是哪個?在哪里可以買?你能不能告訴我,或者干脆幫我們組織一下團購?

家長們的需求催生了“老爸評測”微商城的運營。魏文峰選出檢測合格的商品,放在微商城上售賣,一方面滿足了家長對安全產品的需求,另一方面實現了“老爸評測”自我造血的可持續發展。

有人質疑他做公益卻又來賣產品,魏文峰有自己的邏輯,“有多少人一腔熱血啟動某個愛心活動,然后因為資金問題而不了了之,我不想這樣,做好事也要吃飯的!”

從去年8月到11月,短短三個月,魏文峰投入的100萬只剩下三四十萬。他將檢測費和日常開銷公布在家長群里,一位家長說:花銷怎么這么大?這個月怎么又虧了?另一位家長開玩笑說:我這個月工資存起來,到時候買魏老爸的股票。

一句話又提醒了魏文峰,他想:那我發股票不就完了嘛!今年1月,他籌劃了一次正規的目標額為170萬的微股東眾籌,項目上線一小時,就以203萬元超募完成。

“當你在做一件正確的事情,全世界都會來幫你。”魏文峰的底氣足了很多。

不止一次有家長向魏文峰建議,可以向生產企業收取廣告費和企業贊助,以維持“老爸評測”的長久發展,被他堅決拒絕。作為一個已創業7年的商人,他知道什么錢該賺,什么錢不該賺。

“我搞這個檢測,是為了集合家長的力量,做一件有利于我們下一代的事情。”他說,“如果拿了企業的錢,就是為企業‘背書’,就無法保證公正性和獨立性,從而喪失立場。”

“老爸評測”逐漸走上軌道后,魏文峰于今年3月辭掉了工作,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用品評測這項事業中。

“老爸評測”的影響越來越大,引起了公益界的關注。今年2月,“社創之星”執委會會長宏亮和秘書長陳迎煒邀請魏文峰參加第四屆“社創之星SEStar”年度評選。該賽事由恩派(NPI)公益組織發展中心發起,歷屆獲獎者獲評為“植根社會需求、腳踏實地、利用創新方式有效解決社會問題的社會創業者中的新興力量”。

此前魏文峰從沒聽過社會企業這一概念,臨時百度了一下,“一看還真有這么個東西,”他說,“那我們就算是吧。”

6月,在總決賽中,憑借可持續的商業模式,以及集合家長的群體力量共同構筑了兒童用品質量安全防護墻,魏文峰一舉拿下冠軍,并獲得“最佳人氣王”稱號。隨后,他又參加了2016中國社企論壇年會和由阿里巴巴舉辦的首屆XIN公益大會。

以一個企業老板的身份半路殺進公益圈,魏文峰欣慰于有那么多人在努力解決社會問題,但是對自己的“老爸評測”是否屬于社會企業卻抱無所謂態度。“它(老爸評測)就是一個企業唄,中國又沒有社會企業工商注冊的類型,以一個企業的方式把事情做好就對了。”他說,“至于有人要給它貼上社會企業的標簽,我也不反對。”

不在乎的同時他卻對“老爸評測”的公益屬性保持著警惕。“讓我自己到處說自己是社會企業,是做公益,很容易被道德審判,畢竟社會公眾的認知還是有限的。”魏文峰很謹慎,“我不想被審判,只想老老實實把事情做好,你就把我(“老爸評測”)當成一個企業就好。我不會給自己貼那么高大上的標簽。”

與“有毒包書皮”作戰的兩年多時間里,魏文峰體會到,面對產品安全檢測的問題,靠呼吁或寄希望于有關部門,都沒有用。“中國的各種檢測、監管機構已經夠多了,但還是沒有解決問題。”他看到根本所在,“沒有一個良好的‘市場之手’去調控,去重新改造市場行為。”

魏文峰相信,消費者有選擇安全產品的權利,“老爸評測”要做的就是通過自身的技術和渠道,將良心企業、放心產品挑選出來,讓企業能賺取到合理的利潤,用“良幣驅逐劣幣”,共同營造一個健康、安全、綠色的消費環境。

接受《中國慈善家》采訪前一天,義烏一個規模很大的包書皮工廠的老板找到“老爸評測”的辦公室,“我知道你,去年弄的包書皮有毒的事情嘛,”他告訴魏文峰,“我們現在改啦,不再用鄰苯二甲酸酯和多環芳烴了。”

用市場規律倒逼企業進行改革,魏文峰的“死磕”,一定程度上改變了包書皮市場。未來,他計劃用公益+商業的方式,創立“老爸評測”的標準,改變傳統產品安全評測的格局,“以后只要看到印有老爸評測字樣的商品,大家就能放心購買。”

編輯:GCH 審編:沫禹

中國公益新聞網版權及免責聲明:

1、凡本網來源注明“中國公益新聞網”的所有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公益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公益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公益新聞網)”的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,系我方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3、如因新聞稿件和圖片作品的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在15個工作日內告知我方。

4、聯系方式:中國公益新聞網 電話:010-57256752  電子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

 

188篮球比分直播篮球即时比分网